“乡愁诗人”余光中昨日去世 曾经三次来鄂

2017-12-16 00:29 来源:澳门博彩

“乡愁诗人”余光中昨日去世 曾经三次来鄂

  联保通公告显示,联保通在上线两年多的时间里,实现了14.96亿元的撮合融资规模,“根据上级单位的指导和安排,惠民金融公司决定业务转型”。

“乡愁诗人”余光中昨日去世 曾经三次来鄂

原标题:乡愁诗人余光中昨日去世图文:他曾把最美的茱萸插在湖北秭归余光中诗歌欣赏秭归祭屈原(节选)莽莽草木,滔滔仲夏日在毕宿,人在三峡大江东去,烈士淘不尽遗恨又是剑挂菖蒲,香飘角黍鼓声将起,龙舟待发翼然欲飞,两舷的排桨只等令旗一挥,就破波泼浪去迎接远谪的孤臣还乡余光中诗友哀思那个写乡愁的人走了洪烛(中国文联出版社诗歌分社总监、诗人)那个写乡愁的人走了故乡更远、愁更愁那个梦想安葬在长江与黄河之间的人等待了很久、很久最终坐化在自己的两行泪水之间长江离他很远,黄河离他更远他走上了第三条道路:银河银河里的星星,都是因为乡愁而眨眼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一首《乡愁》在中国传诵了40多年。

昨日,这首诗的作者、著名诗人余光中在台湾高雄医院过世,享年89岁。

余光中,原籍福建永春,1928年9月9日生于南京。

1947年考取北京大学,1950年抵台湾,就读于台湾大学外文系,开始在报纸上发表新诗。1958年赴美留学,隔年取得爱荷华大学艺术硕士,回台任师范大学英语系讲师,并活跃于文坛。1974年起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1985年起任教于台湾高雄中山大学外文系并担任文学院院长兼外文所所长,直至1999年退休。

2012年任北京大学驻校诗人。余光中一生学贯中西,博学多才,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

梁实秋曾盛赞他,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43岁写《乡愁》乡愁延续了一辈子余光中的一生处在频繁的奔波和迁徙之中,多次与亲人聚散离合。

1971年,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光中思乡情切,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内写下著名的《乡愁》。

一枚小小的邮票,一张小小的船票,一方矮矮的坟墓,一湾浅浅的海峡……创作《乡愁》时,他43岁。

乡愁贯穿了他的整个人生,整个诗文创作。

从1992年至2010年的18年间,余光中60余次回大陆,到过安徽、湖南、湖北等小时候没有去过的地方。

他诗文的主题,多离不开离乡乡愁孤独死亡,读他的诗,能感知到他心中向往的归属感。

昨日,余光中离世的消息传开,诸多诗迷、粉丝在网上重温诗人旧作,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乡愁》,还有一首《当我死时》,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从中能读出余光中对祖国母亲的深情。

还擅长写情诗是位言情高手余光中的一千多首诗,大概还有一两百首情诗。

他的《等你,在雨中》里有一个像莲的小情人,像一首小令,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在《下次的约会》有这样的句子:覆你的耳朵于我的胸膛/听我的心说,它倦了,倦了/它已经逾龄,为甄甄啊甄甄/它跳得太强烈,跳得太频/爱情给它太重的负荷,爱情。

诗人余光中与妻子范我存结婚61年,去年庆祝钻石婚。

范我存小名咪咪,是余光中的远房表妹,两人相识超过七十年。

诗人对美满婚姻的心得为:家是讲情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夫妻相处靠妥协。

许多采访过余光中的媒体记者都有很深的印象:余光中出席活动常常带着夫人,他的诗歌、散文常常透露出许多家庭情感信息,让人想象得出伉俪情深、女儿如花的画面。

山东《威海晚报》记者杨春瑞昨日回忆,2002年,余光中去山东大学做报告,她采访时请余老对夫妻之间的感情做个评价。

老先生四两拨千斤地说:我是她的司机,她是我的厨子。

朗朗笑声里,这对老夫妻爱意四溅。

杨春瑞说,自己遍读余光中先生的情诗,给我的印象他是言情高手,至情至性。

专为屈原创作九首诗歌曾经三次来鄂余光中与湖北渊源颇深,公开谈及到湖北的经历就有三次。

2010年6月,82岁的余光中来到屈原故里湖北秭归,参加第一届海峡两岸端午诗会。

当时楚天都市报记者王功尚采访过余光中,他回忆,余老带着夫人和女儿同行,这是诗人第一次踏足屈原故里,他说自己是农历重阳节出生的,自称茱萸的孩子,这次来秭归,想把最美的茱萸插在秭归。

在诗会活动现场,余光中吟诵了自己创作的纪念诗歌《秭归祭屈原》。

在此之前,他也曾创作过8首纪念屈原的诗歌,但《秭归祭屈原》是截止到当时为止最长的一首,共86行。

余光中写《秭归祭屈原》写了4天,重温了屈原的《离骚》《楚辞》《怀沙》等作品。

这首诗的特点是古今互映、文白交融。

诗中,他首次将《乡愁》与《离骚》并提:《乡愁》虽短,其愁不短于《离骚》。

如此并论,他自认为还对得起屈原。

余光中还在一张空白纸上为楚天都市报题字汉水长流,楚天更阔的祝福语。

王功尚回忆,接触余老的过程虽短暂,但从他的言谈举止,既能感受到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儒雅,又能感受到他学贯中西的开放格局,给人的感觉就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余光中还有两次踏足湖北。

一次是17岁那年,他随父母从四川回南京,经过三峡,但未上岸。

另一次在2000年前后,他曾到武汉,参加华师大举办的余光中作品研讨会,他写下一首诗《桂子山赏月》。

鼓励湖北小诗人以诗明志,进立业,退自守余光中2010年来湖北秭归,还深深影响了一位时年14岁的秭归小诗人郭启嘉。

在余光中参加第一届海峡两岸端午诗会期间,郭启嘉曾去余老下榻的宾馆拜访。

余光中开玩笑说,恐怕我是诗会上年龄最大的诗人,你是年龄最小的。

一老一少在宾馆畅聊诗歌一个多小时。

郭启嘉记得,余老特别问到自己为何写诗,他说自己是学音乐的,写诗是为了以后写歌词做准备。

余光中鼓励他:很好。

以诗明志,进可立业,退可自守。

如今,22岁的郭启嘉求学于武汉音乐学院,并与同学一起创办了音乐工作室,他创作的音乐中跳动着诗歌浪漫的音符。

昨日惊闻余老去世,他怅然写道:魂兮去兮,莫生哀意。

我带着二分的思、三分的忆、五分的崇跟七分的敬,在这长江在这武昌,洒酒一觞,行文洋洋,远悼海峡对岸,您的音容模样……。

(责任编辑:陈小艺被曝姐弟恋 )